当前位置:首页 > 商学 > 商业模式 > 正文

每日优鲜遭退市危机,叮咚买菜陷关城风波,前置仓模式还有未来吗?

来源:钛媒体App 发布时间:2022-06-16 16:12:13 编辑:夕歌

导读: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都以前置仓模式运营,并曾获得资本的热捧,于2021年6月“前后脚”赴美上市。如今一系列负面消息传出,不免引发外界质疑:二者的发展前景和空间还有多少?前置仓模式究竟能不能盈利?

作者|刘萌萌

最近,生鲜电商“双雄”的日子不太好过。

5月中下旬以来,每日优鲜已因未能按时提交2021公司年度财报、公司股票连续一个月低于1美元,收到纳斯达克两份警示函,还爆出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被法院强制执行。

几乎同一段时间内,叮咚买菜陆续在安徽宣城、滁州,广东中山、珠海、清远、江门,河北唐山、廊坊,以及天津等地发布“停止服务公告”,对相应站点进行了关停。

此二者,都以前置仓模式运营,并曾获得资本的热捧,于2021年6月“前后脚”赴美上市。如今一系列负面消息传出,不免引发外界质疑:二者的发展前景和空间还有多少?前置仓模式究竟能不能盈利?

从资本“宠儿”到“弃子”

知情人士:每日优鲜不会退市

无论每日优鲜还是叮咚买菜,都曾是资本的“宠儿”。

2014年11月,徐正从供职十余年的联想辞职,创办了每日优鲜,并于次年首创“前置仓模式”,即在社区附近建立小型仓库,将原本储存在城市远郊大仓的商品前移,用户下单后,商品就可以就近发出。

这种模式极大地提高了生鲜的配送效率,使下单到收货的时间从此前的1-2天缩短至0.5-1小时,不仅获得了消费者的好评,也吸引了众多的投资者。

天眼查数据显示,自2014年12月至2020年12月,每日优鲜先后完成了10轮融资,累计金额超过110亿元,投资方包括腾讯投资、中金资本、联想创投、高盛集团、老虎环球基金等国内外知名机构。

也正是在这些资本的助力下,每日优鲜迅速从北京扩张至华北、华东、华南、华中等地。到2019年底,其前置仓数量已达巅峰,超1500个,这一年的净营收也实现了高达69%的增长,至60亿元。2020年,其净营收进一步增至61.3亿元。

随后,上市提上日程——2021年6月25日,每日优鲜以13美元/股的发行价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虽然开盘即破发至10.65美元/股,但如愿成为“国内生鲜电商第一股”,还是给这家公司带来了无限风光。

叮咚买菜则于2017年在上海开城,凭借产地直采、前置仓配货和最快29分钟配送到家的服务模式,一步步走出上海、长三角地区,进入杭州、深圳、北京、天津等城市。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叮咚买菜已在全国60个城市建立了1400个前置仓和分选中心。

销售数据也相应地一路上扬。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叮咚买菜GMV从7.4亿元暴涨至130.3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319.2%;总营收也从2019年的38.8亿元增长到了2021年的201.2亿元。

2021年6月29日,每日优鲜上市仅四天后,叮咚买菜在美国纽交所正式挂牌,发行价为23.5美元/股,开盘即涨19.1%,盘中涨幅一度超过25%,截至收盘与发行价基本持平。

这都离不开强大的资本支撑。天眼查数据显示,2018年5月到2021年6月期间,叮咚买菜共进行了10轮融资,其中,仅上市前两个月披露的两笔融资额就合计达到了10.3亿美元(约69亿人民币),背后不乏软银集团、今日资本、红杉基金等知名机构的身影。

然而,故事并未在最美好的时刻结束。接下来近一年的时间里,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的股价都一直处于下行通道,截至2022年6月14日收盘,每日优鲜报0.24美元/股,与发行价相比累计跌超98%,公司总市值仅剩5641万美元;叮咚买菜报4.37美元/股,已累计跌掉81%,市值也由上市首日的56亿美元大幅缩水至10.3亿美元。

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上市以来股价走势

值得一提的是,从4月20日至今的近两个月时间内,每日优鲜的股价始终低于1美元,因此已在6月2日收到来自纳斯达克的“退市”通知函:公司股价已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纳斯达克上市合规标准的1美元,需在180天内,即2022年11月29日之前重新符合最低股价要求。而在此之前的5月19日,每日优鲜还因未及时提交2021年年度报告,收到“不符合继续上市要求”的警示函。

由此引发了市场对每日优鲜或将退市的担忧。不过,据每日优鲜在两份相关公告中公开表示,退市警示通知不会影响公司的业务运营及ADS在纳斯达克上市或交易,公司将采取一切合理措施,在规定的宽限期内恢复合规。

至于发布年报或提升股价的具体进展,每日优鲜方面回应钛媒体App称,正在抓紧时间推进,有消息将第一时间披露。

另有一位接近每日优鲜的知情人士向钛媒体App表示,退市基本不会发生。就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的规模和市值对照,前者明显被低估了,这很大程度是因为年报未发,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预计近两周会尽快发布,随之极可能出现股价回弹。

“即使在宽限期内无法达到预期,还可以通过合股的方式使股价合规。”上述人士表示。据了解,合股,是上市公司在股价下降到很低的情况下,将多股合并成一股的做法,此前国美就是通过合股的方式,10股合并为1股,提升了其股价。

始终深陷亏损泥潭

叮咚买菜:关站30个系正常调整

资本市场的态度转变,在于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均迟迟无法摆脱亏损。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每日优鲜的净亏损分别为22.32亿元、29.09亿元、16.49亿元。到了2021年,其亏损局面仍未扭转,且窟窿越来越大,在第三季度财报中,每日优鲜预计全年净亏损37.37亿-37.67亿元。以此计算,每日优鲜近四年累计亏损至少105亿元。

进入2022年,还不断有每日优鲜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消息传出。至5月27日,每日优鲜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532.95万元,就是因为与供应商之间的纠纷。不过,每日优鲜方面公开回应:经法院调解后双方已达和解,正按正常程序执行结案。

但不可否认,每日优鲜近几年的资金状况不容乐观。据其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截至该季度末,公司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仅剩21.72亿元,流动负债则高达32.23亿元。而且,此前三年,其应付账款的账期从2018年的40天,至2019年的55天,再到2020年的72天,越来越长。

叮咚买菜方面,2019年至2021年,公司净亏损金额分别为18.73亿元、31.77亿元、64.29亿元,呈逐年扩大态势,三年下来累计亏损近115亿元。尽管最新财报显示,公司已于2021年12月在大本营上海实现了整体盈利,并称类似模式在2022年将逐步扩展到整个长三角甚至全国,不过市场观点认为其可能很难如愿。

截至2021年12月底,叮咚买菜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52.3亿元,其中现金部分为6.6亿元,总额环比减少约16亿元。叮咚买菜同时背负了20.6元的应付账款和31亿元的短期借款。

盈利压力之下,两者都在卖菜这条“第一增长曲线”之外,寻找起自己的第二增长曲线:每日优鲜做起了零售云和智慧菜场;叮咚买菜则在尝试做自有品牌、研发预制菜等。此外,它们还不约而同开始放慢脚步,前置仓的数量变化最能直观地反映这一趋势:

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每日优鲜的前置仓数量约631个,较2019年底的超1500个减少近六成,覆盖城市也从20个收缩为17个;2021年第四季度,叮咚买菜前置仓新增25个,仅为上一季增幅的约十分之一,前三季度新增前置仓数量分别为139、147、239个。

到了今年5月底,叮咚方面甚至传出裁撤多地业务的消息,其中包括安徽宣城、滁州,河北唐山、广东中山、珠海等城市已于5月31日18点停止服务,天津地区则于6月15日18点停止服务。

对此,6月14日,叮咚买菜方面回应钛媒体App称,“大规模撤城”信息不实。近期在天津、安徽等区域的个别前置仓变动为正常业务调整,调整规模较小,合计涉及站点30个左右,并未影响公司正常经营。

不过,当钛媒体App追问以上城市是否还有保留站点时,对方未予回复。

前置仓模式盈利难

专家:发力技术提效、优化物流配送等

追根溯源,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的困境,前置仓成为了原罪。

具体来看,前置仓是重资产、重投入的模式,除了分选中心和前置仓的建设费用/租金,还需要配备一定数量的仓储工人和骑手,加上产品从分选中心到前置仓的物流运输,整体履约费用高企。据东北证券研报数据,前置仓模式的履约费用高达10-13元/单,是传统中心仓电商的3倍左右、平台型电商的2倍左右、社区团购的6倍左右。

就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而言,前者2018年至2020年的履约费用分别为12.39亿元、18.33亿元、15.77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一度达34.9%,占营业费用最高达59.6%;后者2019年至2021年的履约费用分别为19.37亿元、40.44亿元、72.78亿元,履约费用率虽有下降之势,但仍在35%以上。

同时,前置仓门店由于不具备引流功能,因获取客户投入的广告营销与优惠补贴也造成了较高的销售和营销费用。2019年至2021年,叮咚买菜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6.7%、5.0%、7.5%;同期(2021年为前三季度),每日优鲜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2.3%、9.6%、13.1%。

此外,由于易腐蚀、到货损耗高等特点,生鲜本身毛利就低,即使线下商超2021年生鲜品类的毛利率也仅在15%左右。相比之下,前置仓模式存在库存面积、采购量等限制,不仅SKU较少、集中于刚需品类,且对上游议价能力较弱,导致毛利水平更低。

综上,前置仓模式费用率较高,毛利率较低,客户流量的获取与转化困难。

“不过,我们也不能断定这种模式未来了无前途。”和弘连锁咨询董事长兼总经理文志宏在接受钛媒体App采访时表示,前置仓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除了体验端的快速,从成本角度,门店只需设在消费者附近,而不要求其地段繁华、人流量大,较传统商超门店成本低、选址空间大。

至于前置仓盈利的能力,招商证券方面分析认为,虽然短期盈利困难,但未来有望实现盈利。主要有四大盈利路径,包括:提高客单价以降低履约费用率;提升毛利率;提高订单密度实现规模效应,降低履约费用率;减少广告投放与补贴力度培育深度用户,降低营销费用率。

事实上,朴朴超市和叮咚买菜在各自大本营的区域盈利已经证明:目标客户群体定位明确,客单价达到一定水平,又有足够的单量支撑,生鲜前置仓是可以实现盈利的。

“模型优化后我们预计,前置仓单仓维度2023年在二线及以上城市有望盈利,此时日均单量达到1000单,毛利率24%,利润率约0.3%。”招商证券研报如是写道。

谈及前置仓接下来的发展方向,电商直播“新农人”培育计划组织者之一的袁帅向钛媒体App表示,要从以下几方面改进调整:

首先,提升数字信息化能力和自动化水平。特别是在智能分单、补仓和分类筛检上,依托技术来提升运转效率,从而降低损耗和成本,提升利润空间;

其次,转变营销经营理念。从以"价”换“量”,低价比价竞争市场份额的恶性循环中转变,向着提升客户服务质量,深度挖掘服务客户群体的角度转型,提升客户消费粘性,通过营销和经营管理来提升复购率。

第三,优化提升物流配送体系。虽然这非一朝一夕之供,但物流是保障货品配送和消费者之间的“最后一公里”,更加是消费者体验的关键环节,是终端环节,要构建稳定和高效的物流配送服务体系壁垒,确保用户足不出户即可享受与线下商品相媲美的产品和服务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