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 > 新兴产业 > 新能源 > 正文

估值400亿的电池独角兽IPO,锂电将迎来一场恶战

来源:ipo观察 发布时间: 2022-05-20 15:46:40 编辑:夕歌

导读:最近,动力电池领域又出现了一个百亿独角兽。

最近,动力电池领域又出现了一个百亿独角兽。

公开信息显示,万向钱潮出资40亿元投资万向一二三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万向一二三),万向一二三是万向集团旗下锂电池制造企业。

本次投资完成后,万向钱潮持有万向一二三 10.91%的股权,为第二大股东,而万向一二三第一大股东万向集团持股比例由80.26%降为69.35%,其他股东包括工银瑞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国开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等。

与此同时,万向一二三也在近期进行了一轮战略融资,盈科资本等参与,公开消息显示,预计投后估值或将超40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万向一二三发起新动作之前,它就已经有想要冲击上市的心了,去年就与中金公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

浙商大佬鲁冠球

说到万向一二三,不得不从它的控股股东万向集团说起,毕竟这背后站着一位颇有分量的浙商传奇——鲁冠球,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企业家,把一家乡镇企业发展成为了民营企业中的标杆,也是一代商界传说。

鲁冠球是万向集团的创始人,1945年出生于杭州萧山农村家庭,15岁便从初中主动辍学,到萧山县铁业社成为一名学徒,学徒结束后,他回到家乡正式成为一名打铁匠,为附近的村民打铁锹、镰刀,修自行车。

1969年,他决心自己创业,变卖了全部家当筹到4000元,带领6个农民创办了“宁围公社农机修配厂”,生产出犁刀、铁耙等产品,慢慢地赚到了第一桶金。

跟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鲁冠球发现了汽车市场的红利,决定调整战略,做起了汽车零部件制造的生意,将工厂改名为萧山万向节厂,也就是今天万向集团的前身。

1980年,鲁冠球亲自带队参加了全国汽车零部件订货会,以低于场内20%的价格一举斩获了210万元的订单。此后,“钱潮牌”一炮走红,成为中汽公司仅有的3家万向节生产定点厂之一,全国市场占有率达到65%以上。

1990年,万向集团正式成立,当时我国的汽车数量还不是很多,但是鲁冠球已经把汽车零件的销售销往到了日本、意大利、法国、澳大利亚等18个国家和地区的市场,一年之后产值便已过亿。鲁冠球甚至还曾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轰动一时。

1994年1月,万向集团旗下的万向钱潮成功挂牌深交所,成为全国第一家上市的乡镇企业。随后在2001年8月,鲁冠球还一举收购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UAL,开创中国乡镇企业收购海外上市公司的先河。

此后,鲁冠球的商业版图不断扩张,业务领域横跨汽车零部件、新能源、农业和房地产等领域,其中,新能源是鲁冠球最为重视的版块之一。

1999年,万向集团就盯上了新能源,确立了“电池-电机-电控-电动汽车”的整体发展战略,做电动汽车技术调研,以及一些基础力量的储备。2002年,万向收购了一家电池企业,并以项目形式做出第一台电动汽车样车,以此为基础成立了万向电动汽车开发中心。同年,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成立。

万向一二三股份公司成立于2011年,专注新能源汽车及其关键零部件领域动力技术的研发与应用,其主要产品包括低压电池、高压电池、储能电池等。2013年收购了当时在美国最大的新能源电池制造商A123公司,完成了原始的技术积累。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公司的客户覆盖包括法拉利、宝马、奥迪、奔驰、保时捷、沃尔沃、大众等。

鲁冠球曾表示,其人生梦想就是造新能源汽车。“我这一代成功不了,我儿子也要继续;儿子成功不了,我孙子继续”。2017年10月25日,鲁冠球逝世,儿子鲁伟鼎正式接棒。

天眼查显示,鲁伟鼎也继承了父亲的志向,亲自挂帅万向一二三,担任公司董事长。截至2021年11月30日,万向一二三资产总额超100亿元,录得营业收入18.90亿元,净亏损7.6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鲁伟鼎背后万向系至今已经坐拥4家A股上市公司——万向钱潮、万向德农、承德露露和顺发恒业,目前还有一家子公司大洋世家也在冲刺IPO,已经递交了招股材料,拟在沪市主板上市,随着万向一二三ipo进程的推进,鲁伟鼎的财富值也将更上一层楼。

搭上大众“快车”?

从装机量上看,万向一二三并不算突出。根据SMM锂电研究数据,2018年,万向一二三的装机量排在第12位,而2019年已经掉出前20位。

尽管在 2019年以及 2020年上半年,万向 一二三皆没有名列动力电池装机量前 10排行榜,但在细分领域却实力斐然。

软包电池方面,2019年万向 123软包电池装机量达到 179.8MWh,排名国内第 10;至今2020年上半年,万向 123软包电池装机量为 93.9MWh,排名上升至第 4位,仅次于捷威动力、宁德时代与孚能。

根据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动力电池应用分会,2021上半年,中国市场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TOP10电池企业分别为宁德时代、弗迪电池、国轩高科、鹏辉能源、亿纬锂能、瑞浦能源、微宏动力、力神电池、万向一二三和安驰新能源。

值得一提的是,万向一二三还搭上了大众快车。

2020年,万向一二三成为继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之后,第三家与大众达成合作关系的中国电池企业,双方合作订单规模在百亿元以上,万向一二三在2021年第四季度开始向大众汽车供货。而据万向钱潮在互动平台上的回复显示,万向一二三与大众的合作项目正在顺利推进中。

根据,大众对电动汽车的规划,到2025年推出超过 80款新电动车型,其中 30款纯电动车和 30款混合动力车。

动力电池方面,据估算,大众汽车到2025年在亚洲市场对动力电池的总需求量将达到 150GWh。巨量的需求之下,大众加大力度寻找优秀的动力电池供应商。

万向一二三也形成了自身独特的优势。48V锂离子微混动力电池系统是万向一二三的拳头产品,采用独家超级纳米磷酸铁锂材料,该技术在2018年曾获全球“Automotive News PACE”大奖。48V微混动力系统可帮助车辆实现快速启停、加速助力、制动能量回收等环保功能,达到节油目的,二代最新产品节油率可达20%~25%。

宁德时代地位不稳,挑战者不断

在全球汽车销量最火爆的这几年,素有”宁王“之称的宁德时代作为全球动力电池的领头羊,目前占据了超50%的市场份额,掌握着极大的话语权。

随着新能源汽车的需求量高涨,在电池产能不足的情况下,车企为了获得宁德时代的电池,不仅排产顺序被动,甚至还需要提前支付巨额的预付款。

数据显示,至2023年,全球电动汽车对动力电池的需求将达到406千兆瓦时(GWH),而动力电池供应仅为335千兆瓦时(GWH),缺口约为18%,而到2025年,这一缺口甚至扩大到40%左右。

虽然宁德时代2021年的锂电池产能为170.39GWh,但客户众多,其产能早已经被瓜分,特别是有着特斯拉这样巨大的客户存在,有传闻称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为了拿货,不惜亲赴宁德时代工厂一线蹲守一周。

动力电池作为纯电动汽车的核心技术,车企肯定不会满足其技术被动力电池车企把持。如果行业完全靠一家宁德时代,那么一旦宁德时代的产能出现问题,那么整车厂的生产甚至会毁于一旦。

2022年全球动力电池一季度装车总量为95.1GWh,虽然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全球装车量达到33.3GWh,同比增长137.7%,继续坐稳第一宝座,但是车企纷纷要脱离宁德时代的束缚,要找锂电池替代方案了,现在无疑是许多二线厂商最好的时代,也是所有后排弯道超车的最好时机。

不过,头部企业的实力已经充分被认可,而在内卷的竞争下,新玩家想要分一块蛋糕,也存在一定的难度。他们没有头部企业的规模优势,叠加产业周期、疫情、战争等因素影响下锂、镍、钴等大宗商品涨价幅度不减,成本压力不小。这就要求这些第二梯队有一定的资本能够进行上游布局,例如万向一二三,在万向集团支持下,已经是天赐材料的第四大股东。

所以,现在能站出来IPO的二线企业大都是有深厚背景的,除了万向系万向一二三,还有长城汽车旗下的蜂巢能源,国资控股的中航锂电,以及青山系瑞浦能源,实力都不容小觑,由此可见,未来锂电还将迎来一场恶战。